2020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比去年早。到了12月中旬,川东北部山区大峡谷已经是人们向往的美轮美奂的冰雪世界。登上大峡谷2480米的罗盘云顶,白雪铺就的厚地毯上,一排排头扎红巾、身穿黄色对襟杉的土家汉子,像打谷一样挥舞着鼓槌,激情澎湃的鼓声,填满了巴山大峡谷的每一道沟壑。跳钱棍舞的土家妹子们踏着巴山民谣的节拍,欢天喜地,像绽放的巴山杜鹃。12月18日,四川达州宣汉县巴山大峡谷罗盘云顶第二届冰雪节在这里拉开序幕,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游客在雪地里嗨欢。打雪仗,滑雪橇,堆雪人,乐此不疲。雪地摩托、雪地坦克,呼啸着从雪峰飞下……

人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昔日人迹罕至的高山雪岭,短短3年,华丽转身,成为宣汉县巴山大峡谷景区冬季狂欢的网红打卡地。

要有发现美的眼睛

在川东北,宣汉的贫穷是出了名的,它是国定贫困县。而在宣汉,最穷的地方莫过于500多平方公里的巴山大峡谷片区。这里大山巍峨,沟壑纵横,交通闭塞,土地贫瘠,一代又一代大巴山人在这里与贫穷的命运顽强抗争。然而,当时光的指针指向2014年,这里却还有9万多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占了该区域内总人口的90%以上。

摆脱贫困的出路在哪里?这个问号,像高耸的罗盘顶山峰般沉重,压在了时任县委班子的心头。在高山峡谷里办工厂、建园区肯定是行不通的,而大峡谷里自然生态好,有奇峰、有丛林、有绿水。要有发现美的眼睛,让这些自然资源变为斩除穷根的一把利刃!宣汉县委决策者一锤定音。

于是,数百名干部,数十支施工队,近万民工对这片荒山野岭进行“精装修”。

2018年8月景区开园,罗盘云顶,桃溪谷,大象洞,桑树坪,渡口里……一个个景区闪亮登场,惊呆了游客的目光。

罗盘云顶是众多景区之一。如果说罗盘云顶是巴山大峡谷景区高昂的狮头,那么,桃溪谷则是巴山大峡谷内深藏不露、少为人知的人间秘境。它有青城山的清幽,也有峨眉山的灵秀。为了把这一秘境开发出来呈现给世人,勘察时县委一班人马差点丢掉性命。

那是2015年4月1日,县委书记带领县上有关部门一行十余人,向巴山大峡谷进发,探险桃溪谷。桃溪谷,听起来诗情画意,当地人却很少有人敢涉足穿越。谷内,古藤蔓延,林木森森,一条山泉飞珠溅玉,在一丈多宽的幽谷里终年哗哗啦啦自我吟唱。溪水把唯一的乱山石铺就的通道占领了,人要想从溪谷里穿过,只得涉水而行。但水底不时会出现一个深潭,不会游泳的人,就只有望而哀叹。时而又出现一个几丈高的峭壁,溪流从上跳下,挂起一块白布,纵使你有飞檐走壁的功夫,也难以攀越。为此,他们准备了竹梯、气阀、木杖。

车子开到不能再开的时候,考察队员们开始步行进谷。先前,天空还阳光明媚,到达谷口,阳光不见了。山里的天,孩儿的脸,说变就变。一行人正兴致勃勃往秘境深处行走时,陡然天昏。有人惊呼:我们快撤,暴雨一下,山洪马上就来,会要了大家命的。

一行人赶紧往回跑。刚爬上一个小坡,暴雨突至,豆粒大的雨点中,夹杂着鸽子蛋大小的冰雹,劈头盖脸地砸下来。瞬间,溪谷里山洪突至,暴涨数丈。

一行冒险者深感万幸,现在想想都后怕。

今天走进桃溪谷的游客们,从那一条迤逦悬空的栈道上,能够想象到当时探查规划开发这个景区的难度。

就在家门口就业

桑树坪是景区管委会规划的特色土家风情小镇,也是大窝村拆迁安置点之一。一幢幢古色古香、错落有致的土家风情民居,宽阔的柏油路,宽广的土家风情广场,暖阳照耀,熠熠生辉。蓝天白云下,民居与林中的度假别墅、玻璃帐篷、小木屋、露营地遥相辉映。周边群山环绕,云雾缥缈,有如人间仙境。前来游玩的游客,无不以为到了世外桃源。

“和平小食店”就开在这个小镇上。在店铺里忙出忙进招呼客人的是一个俊俏女子,她叫王守英。店铺就开在自己家里,是2018年10月搬迁进来的安置房,有160多平方米。32岁的王守英是两个孩子的妈妈,结婚后一直留守在家照顾孩子。看左邻右舍都相继开了店,每天迎接不同方言口音的游客,心里痒痒的,就去学了做面条和砂锅米线,开了个小面馆,最高一天居然卖到2000多元。她老公在外面打工,过年回家,一算账,王守英开店铺挣的钱,居然比他挣的还多。

景区的开发给王守英一家带来了好运,她的母亲也被景区招聘为土家风情小镇的保安,每天在景区街道指挥车辆停放,悠闲又愉快。

王守英有个妹妹叫王小林,中学毕业后,一直在外地酒店打工。风情小镇的云漫巴山酒店去年开业招工,王守英打了一个电话,妹妹马上飞了回来,顺利应聘为酒店的一名职员,工资与她在外地一样多,今年已成为酒店管理层骨干。王守英家有林地15.77亩,耕地15.4亩,都投入景区股份。2020年9月4日景区分红,领到土地入股分红金9800多元。

王守英说,她们家的地全种上粮食,也卖不到这么多钱。

于氏吊锅楼是土家青年厨师于涛2018年5月回乡创办的。他本来在成都与人合开一家酒店,收入颇丰,听说家乡巴山大峡谷旅游景区2018年8月开园接客,想到会有很多游客到来,要吃要喝,便回家乡创业。于涛的家在景区内的渡口场镇,有3个店铺共180平方米,安了18张火锅桌。他别出心裁,把土家农家的梭大杆儿、吊锅搬上餐厅,让游客体验土家餐饮。客人来消费,他还免费给客人唱土家山歌。他的店土家文化气息浓郁,深受游客喜爱,生意火爆,2019年,居然挣了98万元。

谢林贵的家虽然在渡口土家族自治乡的街上,但他一直外出务工。一次工伤事故,让他的双脚落下残疾。不能再外出务工,他只得把自家的街房腾出开茶铺。原来的渡口场镇,不到1000人,每天卖的茶钱不够自己的生活费,他家成了贫困户。2017年,旅游开发需要,景区开发管委会对街房统一打造,他家的房子与整个街道一样,焕然一新。帮扶干部建议他与左右两家邻居合伙开餐饮,他听从了建议。没想到,去年的7月、8月旅游旺季,每天都能挣到一万多元。

景区开发后,提供了很多就业岗位,巴山大峡谷里外出民工纷纷返乡,让孩子不再“留守”,不再让老人“空巢”。

发展后劲十足

巴山大峡谷的农文旅融合扶贫开发,给这片沉寂千年的大山带来了勃勃生机。

甜竹村是深藏于大峡谷之中的一个小盆地,本来坐落于高山之上,还被四周山峦环绕,形成了一个小气候,村里人种植的瓜果蔬菜、农作物,都比外面要迟熟一个多月,正好可以满足景区各大宾馆、酒店、民宿对反季节蔬菜的需求。

以前甜竹村不通公路,迟熟的蔬菜、农作物让他们感到自卑。他们饿着肚子吞着口水看着村外人吃新成熟的玉米、土豆,盼着自家地里的庄稼快快成熟。景区开发,水泥路一弯一弯伸进了村,景区的餐饮店老板、游客不请自到,购买他们的晚熟蔬菜,都按反季节蔬菜的高价收购。村里人养的猪羊,以前自家吃,养多了卖不出去。现在好了,养得再多都能卖出去,还是好价钱。

甜竹村不在核心景区,但它独特的高寒气候,让村里人占尽风流。

甜竹村人笑了。他们以前只怪祖辈给他们取了个不符合实际的村名,现在,他们真正地尝到甜头了。

甜竹村村委班子坐不住了。村民们腰包鼓了起来,咋村集体包包还瘪瘪的呢?

驻村工作组、村两委成员一行7个人,包了辆长安面包车直奔成都郫都区、都江堰市考察羊肚菌种植。他们之前备足了功课,甜竹村土地无污染,适合种植高效益的羊肚菌。

考察回来,村上买回大棚架、菌种,他们不懂技术,请技术员前来指导,技术员嫌面积小,不来,他们就自己干。按照参观学到的技术做,不懂的又打电话、看视频,请教都江堰羊肚菌技术人员。喊来几个村民,加上村上两委和驻村工作组,10多人干了20天,羊肚菌大棚在甜竹村几十亩面积宽的高山小盆地落地生根了。村主任欧中艮想为村集体摸索掌握全过程技术,自家投入了一万多元,种了一亩做实验。

11月下种,第二年4月采摘。欧中艮一亩羊肚菌居然赚了2.7万元。村集体种的羊肚菌,因干部们忙于工作,无专人管理,产量不那么理想,却也净赚3万多元。甜竹村终于有了第一笔集体资金。欧主任爱上了种羊肚菌,认为这个可以带动更多的农户致富。2019年,他干脆卸下村主任担子,安心种植羊肚菌。今年,甜竹村有十多户农户跟着欧中艮种植羊肚菌。

欧中艮说,他敢大胆种羊肚菌,最关键的是景区内酒店、民宿和周边人群就能消化掉一大半。

三墩乡的大窝村是高山村,在核心景区。县景区管委会考虑到他们的村集体发展产业难,在规划修建景区风情小镇时,特意修建了6套安置房作为村集体资产。村上租给行家办民宿,每年收租金1.5万元。因大窝村是贫困村,享受农业农村局100万元集体扶持资金,村上投入给一家驻村旅游拓展公司,每年分红4.2万元。

大窝村吸引外地来村里经营开发旅游产业项目和民宿的,有50余家。狩猎场、大垭口索道、自驾游露营地、民宿……村里1000余个劳动力大多在景区和入驻景区的企业、商家务工,仅清洁工就有80多人。村上有50多家农户因地制宜,就地开展民宿接待,几处易地安置点,也有20多家农户开办民宿。

与大窝村一样,巴山大峡谷景区里的村集体,依托旅游,都找到了集体创收的门路。

如今的巴山大峡谷,人在景区住,钱在景区赚,9.1万人的顺利脱贫,发展后劲十足。这是宣汉县全体脱贫干部的最大献礼。

本文图片由王利 向海涛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