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成都8月4日消息(记者 苏莉 通讯员 张少龙 任利华)巍巍雨城,他守望神州西陲;惊涛永暑,她捍卫华夏海疆。所爱跨越千里,山海为媒;坚守不论军种,信仰相励。又是一年七夕节,看军营健儿的铁骨柔情。

驻山的日子,张少龙喜欢爬上天台眺望,数一重又一重青山,青山那头,仍是青山;守岛的时光,任利华更愿迎着海风静思,看一波又一波海浪,海浪尽头,仍是海浪。

八一建军节前夕,忙碌了大半年的驻蓉某部连长张少龙终于登上了飞往河北老家的飞机,跟他一起回家的还有驻守海南永暑礁同为军人的妻子任利华。这次休假,对于两人来说,有着很不同的意义。因为这是两人自结婚以来,真正呆在一起过属于自己的节日——“八一”建军节+七夕情人节。

张少龙和妻子任利华是一对名副其实的山海恋人。他们于歌乐山求学相识,跨过人山人海,相互倾慕。毕业分配时,他扎进西南深山,她登上远海岛礁,5000里路云和月,朵朵寄相思,缕缕皆含情。强军路上,他们开启了一场爱的“长征”。

“歌乐山脚下的电波,传递着爱的信号”

2015年9月,陆军勤务学院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任利华正拉着行李箱匆匆忙忙赶往新生报到处。缘分,有时是一个眼神,有时是一个不经意间的回眸,而有时也可能是一场“撞面”。在一个拐角处,急忙赶路的任利华与刚完成报到登记的张少龙迎面碰了个满怀。

四目相对的一霎,不知是害羞还是尴尬,两个年轻人竟同时红了脸颊。异口同声的一句“对不起”后,两人各自快速离去,谁也没有把这偶然的“一撞”放在心上。

令两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第一天上课,他们就在教室里发现了这个陌生的“熟人”。他们都分配到了无线电通信指挥专业,每天一起出操、一起学习、一起训练,两人都在有意无意地关注着对方,就这样一来二去,两个人在相互帮助学习中慢慢了解对方,心中那颗种子也逐渐发了芽。

那天是任利华的生日,俱乐部里,一首熟悉的电子铃从门外响起:“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黑暗中,张少龙捧着一块自制电路板走了进来,一颗发光二极管组成的“桃心”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逐渐照亮了任利华的脸。“哪有表白送块电路板的嘛。”任利华后来总拿这件事和张少龙“理论”。喜极而泣,眼角的泪光随着跳动的小灯闪烁,在夜色中泛着五彩的光,像是在跳着浪漫的舞蹈。

此爱绵绵,可平山海

林花谢春红,时光太匆匆。2017年7月,张少龙和任利华的爱情面临第一次挑战。由于部队编制体制调整,毕业分配时,张少龙回到了位于蜀中腹地的老单位,而任利华却因原单位划属海军,穿上了洁白的海军服,成为了首批驻守南海岛礁的女军人。

这一段恋情如果继续下去,注定会缺少陪伴与爱护。“就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态,一方面懂得身边人分析的利弊,很歉疚很心疼她,一方面又抑制不住自己的私心,很希望她咬咬牙跟我一起坚持下去。”即便现在讲起,张少龙仍难掩歉意。

刚回到部队,张少龙便收到一个来自重庆的平邮包裹,带着疑惑打开后,是一封厚厚的信,与其说是信,倒不如说是一部短篇小说,足足几万字。

夜深人静,张少龙偷偷摸出了那封信,一字一句地读着上面的话:“少龙,见字如面……无论山高海远,只要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那晚,张少龙得到了恋人的承诺,沉浸在幸福中难以入眠,就连偷偷钻进窗户的月光,都显得那么温柔。

坐在渡海的军舰上,一张张翻着恋人给自己画的画册,任利华再也绷不住了,嘴角是咸的,是海水的味道,是泪水的味道,是感动的味道。成群的海鸥一直伴随着军舰靠岸,叽叽喳喳,像一对对年轻的恋人,在追逐打闹。

携子之手,共赴强军征程

从毕业到现在,张少龙与任利华一直是异地恋的状态。永暑礁的信号并不好,多数时候他们就只能发发文字,如果对方刚好有空,那么两人还可以聊会儿,假如对方在忙,那就是微信留言,遇到大项任务,那更是“互相失联”。任利华常常自嘲道:“我们身处5G时代,却谈着2G的恋爱。”

同样是军人,同样重任在肩,任利华又何尝不知道这种痛苦。烦恼的时候,任利华会一个人走到海边,任海风吹打脸庞,看着一望无尽的大海,她总会想起和恋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又不禁嘴角微微上扬。就这样一次又一次,一个念头在任利华在脑海中不断坚定“我要和他走下去,一直走下去!”

2019年8月,这对山海恋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从毕业到结婚,他们只见过一次面。

妻子驻守的岛礁地处南海腹地,外舰活动频繁,常年处于一级战备状态。像这样的“失联”,张少龙早就习以为常,但每次心中也不免担忧,每天在翻看两人的聊天记录时,他都会发上一两句鼓励妻子的话,也是鼓励自己。当然,是没有回复的,这个聊天框也变成了两个人的互励“留言板”。

同样的情形也曾发生在任利华身上。那年中印边境局势紧张,张少龙所在的连队担负重要通信保障任务,“失联”长达一个月。那段时间,任利华发了高烧,她联系不上张少龙,也不想给父母打电话,夜晚疼痛难以入眠时,她总会伏在桌前,在那本“恋爱日记”上记录着思念的点滴,就好像她在和恋人面对面交流一样。

每说起这些,张少龙还唏嘘道:“人生是咸的,有泪水也有汗水,咸得发苦,但是苦中回甘。虽然我们相隔千里、不同军种,在不同的战场上并肩作战,共同守卫着家国的安宁,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和军人的独特浪漫。”这些信件,也成为了张少龙每次“失联”的信念支撑。

若以小利计,何必披征衣。婚后,由于工作任务冲突,加上疫情的影响,两人始终没能有一次共同的时间休假。他只有把对爱人那份思念化为工作的动力,以此来填补内心的愧疚。他说:“祖国,是我们爱情的见证者,也是我们婚姻的证婚人。”

编辑:昌思荣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